月度归档:2012年09月

岐黄可医身病,黄老可医心病

曾国藩九江一战,被石达开打得大败,又刚好他的父亲去世,然后病重。他弟弟告诉他有位道长治病很准,于是前去访问。 “可治,可治。”道人严肃地说,“大爷之病,乃情志所致之心病也。岐黄医世人之身病,黄老医世人之心病,愿大爷弃以往处世之道,改行黄老之术,则心可清,气可静,神可守舍,精自内敛,百病消除,万愁尽释。”   丑道人这几句话,真使曾国藩有振聋发聩之感,不觉肃然端坐,病已去了三分。他恭敬道:“愿听仙师言其详。”  “《素问经》上说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中知人事,可以长久。这既是立身之本,亦是处世之方。”丑道人两目灼灼有神地说,“天文地理,自有专著论及,贫 道不能详说。这人事之学说,依贫道看来,仅只黄老一家道中要害。故太史公论六家之要旨,历数其他五家之长短,独对道家褒而不贬。此非太史公一人之私好,实 为天下之公论也。《道德经》虽只五千言,却揭出人事中极奥极秘之要点,一句‘江海之所以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’,便揭橥世上竞争者取胜的诀窍。可惜世人 读《道德经》者多,懂《道德经》者少,以《道德经》处世立身者更少。大爷想必从小便读过此书,谅那时年轻不更世事,不甚了了。请大爷回去后,结合这些年来 的人事纠纷,再认真细读十遍,自然世事豁达,病亦随之消除。”   道人不疾不徐、从容平淡的一番话,对于满腹委屈、百思不解的曾国藩来说,犹如一滴清油流进了锈坏多年的锁孔,顿时灵泛起来。他起身打躬道:“谢仙师指点。”  “大爷请坐,如此客气,贫道怎受得了。”道人和蔼地招呼曾国藩坐下,解开床头上的小市包,取出一部蓝布封面的书来,双手递过,“大爷,贫道平生一无所 有,只有这本宋刻《道德经》乃先师所珍传。当年先师曾有言,日后遇到有根底之人,可以将此书赠送。今日得遇大爷,亦是贫道三生有幸,愿大爷精读善用,一生 成就荣耀、平安泰裕,都在此书之中。”   曾国藩起身接住,丑道人的眼角边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谲笑。   “道长,你还给家兄开个单方吧!”曾国潢见道人说的都是不着边际的空话,送的是一本《道德经》,而不是医书,心中着急:若这样回去,岂不白来了一趟!   “二爷不必着急。”道人瞟了一眼曾国潢,“我想令兄心中已明白,这部《道德经》便是最好的单方了。虽然如此,贫道还得为大爷开一处方。”   道人磨墨运笔,很快写出一张处方来,交与曾国藩。曾国藩接过处方,问:“弟子还想冒昧请教仙师,眼下天气炎热,万物焦燥,弟子更是五内沸腾,如坐蒸笼,为何今日在仙师处,总觉有凉风吹拂而不热呢?”  “大爷所问,一字可回答。”道人套上笔筒,说,“乃静耳。老子说:‘清静天下正。’南华真人发挥得更详尽:‘水静则明烛须眉,平中准,大匠取法焉。水静 犹明,而况精神?圣人之心静乎,天地之鉴也,万物之镜也。夫虚静恬淡、寂寞无为者,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也。’世间凡夫俗子,为名,为利,为妻室,为子孙, 心如何静得下来?外感热浪,内遭心烦,故燥热难耐。大爷或许忧国忧民,畏谗惧讥,或许心有不解之结,肩有未卸之任,也不能静下来,故有如坐蒸笼之感。切脉 时,贫道以己心之静感染了大爷,故大爷觉得有凉风吹拂而不热。”   “多谢仙师指点,弟子受益匪浅。”曾国藩说。心里叹道:真是惭愧!过去跟镜海师研习静字之妙,自认已得阃奥,其实连门槛都没入。到底方外人,排除了俗念,功夫才能到家。   道人微笑着说:“还是我方才说的两句话,岐黄可医身病,黄老可医心病。有的身病起源于心病,故还得治本才能奏效。大爷回去后,多读几遍《道德经》和《南华经》,深思反省,再益以所开的处方,自然身病心病都可去掉。”   曾国藩又鞠一躬,发自内心地说:“多谢了!”   丑道人说:“时候不早了,大爷兄弟也请回家,贫道今日和大爷兄弟一起离开碧云观,回庐山黄叶观去,从此采药炼丹,不复与世人交往矣。”   说罢,和曾国藩兄弟走出碧云观,稽首告别,飘然北去。曾国藩望着远去的道人,又一次觉得那洒脱的步伐也似曾见过。